当前 展览

Hans Hartung

Painter • Photographer
2022年4月22日–7月1日

“我为世界上引起我兴趣的所有事物拍照,举凡人、云、水、山、裂缝、污渍,还有各种光影的效果,都不时和我的绘画或多或少有比较直接的关系。”(引自哈同为1982年于巴黎蓬皮杜中心的展览所写的前言。)

 

沃库画廊推出“汉斯·哈同:画家、摄影师”,此美术馆级的展览系与哈同–伯格曼基金会合作展出,突显摄影在德裔法籍艺术家汉斯·哈同(1904年生于德国莱比锡;1989年卒于法国昂蒂布)艺术发展上的重要性。

 

目前基金会共藏有约三万卷负片,而这是它们第一次在伦敦公开亮相。

 

哈同的摄影作品会与他纵贯四十年岁月的绘画并列展出,包括他1940年代的杰作,乃至1980年代用喷雾花洒所做的氤氲作品,从这样的对照可以看出他的抽象表现根植于真实世界的种种现象。

 

哈同为他所处场域中的所有事物拍照。他从照片中找到天空中飞机云的重复图样;从交缠的树枝和他游泳池的反光中找到像是书法的形状;他加深了他昂蒂布庄园上古老橄榄树的黑影;还显现了石头上细碎的纹理和布满颗粒的天空照片有异曲同工之妙。这些光影产生的抽象图样在哈同一生的作品里回荡。

 

1932年,哈同开始直接在他的负片上刮出和画上条痕,这个实验在1940和1950年代持续演进,成为层叠的书法动机。

 

1960年代,哈同发明了绘画器具,让他能模仿他摄影作品中光的效果和质感,这些尖锐的工具可以在颜料上刮出其下掩盖的其他颜色。1980年代,哈同用喷雾枪来复制石头的纹理和光与天空氛围的效果。这些壮丽的画作在具象和抽象间摇摆不定,艺术家创作时讲求迅速,并保持一个手臂的距离,因此他的画和摄影在速度、距离上也有相呼应之处:即时又依赖直觉,同时二者都以重复的图样和光为题做实验。

 

哈同有时会被认作是“闪电画家”,因为他孩提时代对于闪电情有独钟,不断重复画闪电,后来也成为他的摄影主题。这个早期的兴趣对他的绘画创作有一定的影响,他自己曾在与莫妮可·雷法布的访谈中描述:“我肯定那些稚嫩的雷电画影响了我的艺术发展,还有我画画的方式。它们给了我画出一条线的速度的一种概念,一股想用铅笔或笔刷捕捉一瞬的欲求。”(出自2016年版哈同–伯格曼基金会所编的《自画像》,1976年初版由格拉塞编。)

 

儿童时期,他把父亲的雪茄盒子做成了针孔相机,甚至还发明了一支望远镜,当中置有一台相机,可以用来拍摄月亮。这之后,轻便可携的相机问世,让哈同可以随身携带他两台相机——米诺克斯和徕卡中的其中一台。他频繁使用他的两台相机,说他的照片是“第二记忆”。在和其夫人艺术家安娜–伊娃·伯格曼同游挪威的时候,他拍了超过一千张他们到北角之后的旅程的照片。在他一生中拍摄的难以计数的负片中,他把他冲洗过的都依据时间顺序和主题整理成一本本相册,由此可见他对这些作品的重视。

 

这次新展览“汉斯·哈同:画家、摄影师”揭示艺术家如何运用这两种艺术形式,让我们一探他举世无双的眼光。

 

哈同–伯格曼基金会与贝浩登画廊为此次于伦敦沃库画廊举行的“汉斯·哈同:画家、摄影师”展提供多所协助。

继续

作品

Close

搜素